本篇文章3207字,讀完約8分鐘

知青勞動場景(右3是程虹)

摘要:據洛陽新聞社報道,5月4日至5月1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正式訪問了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安哥拉和肯尼亞。 李克強總理夫人程虹首次陪同訪問,洛陽新聞社刊登程虹簡歷稱程虹出生于1957年,1982年大學畢業,是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外國語系的英語教授,長期從事教育和學術研究。

根據相關資料,1974年4月2日程虹畢業于河南鄭州七中,從農村加入了河南省邛縣“廣天地大有為人民公社”吳堂大隊第五生產隊(板廠村)。 程虹在邛縣的經歷,成了很多人難忘的回憶。

當時程虹的名字“彩虹”是紅色的“紅色”

敘述者:吳熙霞性別:女性年齡: 58歲

曾幾何時:公社廣播電臺通訊員

現在:廣闊的天地作為紀念館的館長很大

我一直住在板廠村,然后在公社廣播電臺工作。 1975年上半年,我被派到板廠村的駐村。 當時程虹的名字“彩虹”是紅色的“紅色”。 她是青年組第五組的隊長還是“鐵姑娘”隊的隊長? “鐵姑娘”隊由18人組成,與男性青年相比從事繁重的勞動、勞累的工作和臟工作。 我和程虹分到了同一個宿舍,成了床旁邊的好室友。 那時,六個人的房間,睡覺的床一般簡陋,大約是一米多的木板床。

程虹愛學習,冷靜,有毅力。 開朗隨和,也喜歡用腦子思考。 農忙時期,晚上也有工作。 然后,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大家都累了,累了,連洗臉盆的時間都沒有,有人在睡覺。 但是程虹每天回來,再晚也要寫日記。 每天都是這樣。

程虹的母親是記者,對她要求很嚴格。 當時住在一個房間里的人知道她母親每三天給程虹寫信,要求每封信一定回去,特別強調學習。 程虹只要有時間,總是看書。 她演說還很好,口才很好,經常說一兩個小時,連稿子都沒有。 而且,我喜歡寫復印件。 我對自然中的很多東西感興趣。 普通的油菜花,特別是普通的小河。 她會寫詩意的文案,很喜歡生活。

當時知青們輪流做飯,程虹擅長打水、生火、做飯。 她總是往五保戶李婆家打水。 有一次我晚上生病發燒,程虹自己送我去公社醫院,回去后倒水給我吃藥。

1978年2月20日,程虹因考上大學必須離開板廠村。 出發前,生產隊為她開了歡送會。 我的日記里是這樣寫的。 “20日上午,程紅(程虹)舉行了歡送會……程紅今天哭了,哭得淚流滿面。 她說經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高級高招部門。 真的很高興,也很難過,高興的是經過自己的努力,在試卷上取得了比較滿意的成績,得到了學習科學文化知識的機會,可以深造。 可悲的是,離開了炙熱的三大革命一線,離開了把自己父母當孩子一樣對待的貧苦下中農,不要和朝夕相處的知青戰友,為改變李莊四隊的面貌而流汗。 她之所以對這里的貧窮和中農留戀,正是因為她在另一天的斗爭中和這里的人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她那么拼命地做和辛苦,是因為她總是想鍛煉自己。 只有偉大的目的,才能產生偉大的精(動)力。 ’”

程虹托人給老隊長送了五百元

敘述者:王光套性別:男性年齡: 67歲

曾任:板廠村民兵列副隊長

現在:負責知青舊居管理

程虹是“鐵姑娘”隊的隊長,工作不惜力量,總是爭先恐后,似乎不知疲倦。 1975年汝河發大水,洪水一路上升,大家去水庫救援,程虹帶領“鐵姑娘”隊沖到最前面,肩上扛著沙包,小跑,摔倒后馬上爬起來,扛著沙包跑了。

我是民兵小隊副隊長,也是青年突擊隊的中堅,我們青年突擊隊和“鐵娘”隊總是比工作強,程虹特別不服輸。 某縣組織了“廣闊天地有大工作”的公社優秀事跡報告團,每縣公社報告,報告團大致由7人組成。 我會唱河南落子,所以也被選為報告團的成員,程虹是先進代表,是報告團的主要成員,每次報告都會程虹發表,一兩個小時不休息,真的很棒。

程虹文事件中提到的“石隊長”是我們的老隊長,非常在意認識藍色。 他把認識藍色的孩子們看成自己的孩子,到處保護他們。 后來老隊長生病的時候,程虹專門給我寄了500元。

我現在管理著她們以前的知青舊居,經常來打掃,有人來參觀的時候馬上叫。 我家在這棟舊居的旁邊,知青舊居是知青們的主意,來這個時期的人很多,有時一天要接待好幾次。 雖說條件不好,但我想要這個原汁原味。

來歷

廣闊的天地大有用處

“農村是廣闊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干一場。 》這是1955年12月毛澤東主席在《大李莊鄉合作化計劃的經驗》一文中指示的話。 “廣闊的天地、巨大的工作”成為了對世代有很大影響的口號。

“( 20世紀50年代)農業生產合作化時期,鄧縣大李莊、邱莊、吳堂、楊莊四個村的中學畢業生7名和高中畢業生25名回村參加農業合作社,比較有效地處理了合作社會計和記憶工人不足的問題。 ”。 這個方法和經驗在許昌地委(注:當時邛縣屬于許昌地區,現在屬于平頂山市)召開的縣委書記會議上介紹后,引起地委領導的高度重視,指派專家考察整理這個典型,“大李莊鄉進行合作化計劃

1955年10月,在黨的第七屆六中(擴大)總會上,許昌地委書記趙天錫通過中央農工部副部長廖魯言將第15屆“互助合作”轉移到毛澤東手中。 計劃中國農業全面合作化的毛澤東說:“這也是很好的復印件,可供各地參考。 其中,提到了組織中學生和中小畢業生參加合作化的事業,特別值得觀察。 都可以去農村工作,這樣的知識分子,應該樂意去那里。 農村是廣闊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干一場。 ”。 這樣,毛澤東的指示作為《中國農村社會主義高潮》一書的《編者推》,與《在大李莊鄉進行合作化計劃的經驗》一文一起收錄在這本書中,主題改為《在一個鄉進行合作化計劃的經驗》。

暴露。

認識藍色如何接受再教育

根據資料,從1968年起,來自鄭州、北京、徐昌的許多知青到達鄧縣,總人數為668人。 1975年知青相繼開始回歸,到1977年末最后25名許昌籍知青回歸,已經過了10年。

當時公社成立了貧困下中農再教育指導小組和“貧困代會”(貧困下中農代表委員會),專門負責對知識青的指導教育事業。 各個農村的知識青必須送“三關”,即勞動關、生活關、思想關。 知青們剛到,先被分配到各生產隊,組成青年小組。 這個“青年集團”就像生產隊的農家,每個青年都是這個“農家”的一員,和大眾一起參加生產勞動,下班自己生火做飯。 這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需要一年時間。 掌握所有各種農活、打水、做飯、喂豬等生活能力。 這些技能都掌握了,再分配給知青點。

50年代,7名中學生和25名初小畢業生回到家鄉,其中7名中學生之一,現在76歲的邱振甲當時是“貧困世代會”的副主任,貧困下中農再教育指導小組的領導。 邱振甲回憶,教育知識青,做思想工作,反復學習毛主席“廣闊天地,有大工作”等指示精神,此外還向老貧農們開苦思甜會等,幫助他們建立扎根農村的思想。 有人知道年輕的年齡,有人想家,有人不適應農村環境,有人哭,有人偷房子回家。 教知青們農活和家務,經常開玩笑。 起初,還有不少人分不清麥苗韭菜。 比如,做飯的時候不能用地鍋,點火,打水的時候經常把桶掉在井里,但是青人們有知識,人聰明,熱情也高,學習快。

沿革

從大李莊鄉到廣闊的天地鄉

《河南日報》相繼在重要版面上刊登了鄧縣大李莊、楊莊、吳堂三個大隊回鄉知識青年事跡的復印件,對社會產生了巨大影響。 為了貫徹毛主席的指示精神,經河南省革命委員會、許昌革命委員會批準,邛縣革命委員會單獨建立了屬于原大李莊鄉的大李莊、楊莊、吳堂三個大隊的10個自然村、25個生產隊,“以廣大的天地大為人民公社。

1973年冬天和1974年春天,中央信息電影記錄制作所專門趕到這里,拍攝了《在廣闊的天地培養新人》的信息紀錄片。 豫劇《朝陽溝》創作小組也多次深入這里的農家和知青點體驗生活,收集素材。

1980年11月,“廣大天地大有為人民公社”更名為大李莊鄉。

1993年8月24日,河南省第一個知識青年下鄉25周年紀念日,大李莊鄉再次更名為“廣闊天地鄉”,當地建設了“廣闊天地”的知識青園。

文并供圖/河南省檔案局楊寶章

標題:“總理夫人程虹在廣闊天地時期”

地址:http://www.asystbio.com/lyjy/22018.html